水豚大叔的报亭

傍晚,太阳刚刚落山,小鼹鼠波克就钻出地洞,来到了门前不远处的河边。

河流横穿整个森林,很多动物临河而居。落日的余晖下,蕴含着水汽的微风迎面吹来,沁人心脾,波比忍不住深深呼吸了一口,好舒服啊!

随后,他顺着河边弯弯绕绕的小路,迈着轻快地脚步,一路小跑着来到整个森林最粗壮的那棵老榕树下。水豚大叔在这里开了一个报亭,卖森林报社的《大森林晚报》,兼卖一些零食、日用品。

此时,报亭前已围着一群动物,他们是来买报纸吗?不,他们是在听水豚大叔读新闻,读《大森林晚报》上的新闻。

小鼹鼠波比在稍远一些的地方坐下了。他和其他动物接触得比较少,不太好意思和大伙儿待在一起,嗯,离得远一些没什么,他的听力很是相当好的!

尽管小鼹鼠的动静很小,但水豚大叔还是注意到了——这个小东西总是在太阳落山以后才过来,但从没有一天缺席。

略微停顿了一下,水豚大叔抖了一下手中的报纸,声音有所加大,继续读着报纸上的新闻:

经过一个多月的追捕,森林卫士终于捣毁了猖獗的盗窃团伙,为首的是田鼠黑胡子……

野兔保尔再创记录,实现了八代同堂,他的儿子每天和他的第七代孙子一起上学……

水豚大叔像播音员一样,用抑扬顿挫的声音读着报纸上一个个新闻,听众们不住地发出感叹声、笑声,碰到高兴的事情便情不自禁地鼓起掌。

这样的情形已经上演了很多天。夜幕降临了,水豚大叔的报纸也读结束了,大家没有立刻散去,继续坐在报亭前聊着天儿,分享一些零食点心,有一些是从水豚大叔这儿买的,有些是自家带的。

“傍晚时听听这一天有趣的新闻,真是一种愉快的消遣啊!”鳄鱼先生感叹着说道。

“喂,我说大家,以前你们都自己买报纸看,最近怎么光听水豚大叔读报了?水豚大叔的报纸都卖不出了!”住在大榕树上的八哥很不合时宜地提了一个话题——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咳咳,我嘴巴长,每次看报纸,嘴巴都把报纸顶出个大窟窿。”鳄鱼有点儿不好意思。

小浣熊说:“我有洁癖,总喜欢把手里的东西放水里洗,报纸也是如此,洗着洗着就没了。”

青蛙说:“对我来说,看一张报纸简直就像进行一场跳跃运动,我得不停地从这里跳到那里,可我随便一跳就是几大段文字的距离,根本没办法把报纸上的内容顺下来。”

“我可不想这么运动,身体不想动,手不想动,连眼球都不想动,也就耳朵能听了听了。”树懒懒洋洋地说,他成天都这么吊在大榕树上。

水豚大叔的报亭

欢迎分享

微信扫一扫,订阅「kok体育官方网站」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无需密码 现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