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先生钓鱼

又到了星期天。天气很好,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帘,洒满地面,偶尔(ǒu ěr)一阵微风经过,轻轻摇响屋檐(wūyán)下的风铃。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但对猫先生来说,这却是分外难熬(nán áo)的时光。

猫先生躺在床上,一会儿看看窗外,一会儿翻个身。

“就得这样!”突然,他像下定了决心似的,一跃而起,戴(dài)上草帽,扛着钓竿,来到城外的河边。

猫先生非常喜欢钓鱼,但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到这条河边来了。这里曾是他最喜欢来的地方,河水清澈(qīngchè),鱼儿成群,岸边开满野花,蜜蜂蝴蝶在花丛中飞舞。

猫先生坐在一片树荫中,他往河里放下鱼钩,轻轻抖动鱼线。

“啊,猫先生,你在干什么?”岸上传来一声惊呼,是在附近开饭馆的獾(huān)老板,他手里正拎着一只装满剩菜的大桶。

“当然是在钓鱼。”猫先生淡淡地说。

“在这种地方,你是不可能钓到鱼的!”

獾老板说的没错,因为,如今这条河已经变了模样。它浑浊(húnzhuó)发黑,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岸边更是垃圾成堆,苍蝇(cāng ying)成群。这样的地方,鱼儿怎么可能受得了?

但猫先生什么也没说,他笑了笑,继续钓鱼。

很快,有东西上钩了。猫先生迅速提起鱼竿,上钩的并不是鱼,而是一只臭胶鞋(chòujiāoxié)。

“我就说吧!”獾老板存心要看猫先生的笑话,忍着臭味没有离去。

猫先生不气馁(qìněi),继续下钩,不一会儿又钓上来一个破娃娃,接下来还有破餐盒(cānhé)、旧衣服……就是没有一条鱼!

“等把这些东西钓完了,就会有鱼了!”猫先生说。

獾老板还想说点什么,可他却沉默(chénmò)了。过了一会儿,他拎着大桶,原路返回了饭馆。

直到夕阳落山,猫先生才离开。伴着轻柔的晚风,他将满满一桶“战利品”送到了垃圾场。

又是一个星期天,猫先生再次来到河边。这次,河边热闹极了!

很多居民提着钓竿,在河边一字排开。河里还有一条小船,河狸(hélí)兄弟俩正在撒网捕捞。

“猫先生,我们都来陪你钓鱼啦!”獾老板远远地喊道。

猫先生和大家打了声招呼,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钓鱼的居民多了,不断有东西上钩,每次总能引起一阵喧闹(xuānnào)。

“看我钓到了什么?”小兔子惊喜地叫了起来。

“猪大婶,这不是你家的马桶圈吗?”鹅大姐说。

“我说怎么找不到呢?原来是被冲到河里了。”猪大婶不好意思地说。

“啊,一个怪物脑袋!”小猴子吓得扔掉手里的钓竿。

旁边的獾老板幫他把鱼线拉上来,大家一看——

鹅大姐脸红了:“是我扔掉的拖把头。”

河中央,河狸弟弟似乎网到了一条“大鱼”,拉也拉不动。

河狸哥哥赶紧来帮忙,嗨哟(hāiyō)嗨哟,终于出水啦,是一台旧电视机!

看来鱼儿们不爱看电视,电视机已经锈迹斑斑(xiùjìbānbān),满身污泥。

河边渐渐堆起了一座小山。獾老板开来三轮车,把这堆垃圾送去了垃圾场。

从那以后,居民们再也不往河里排污水,倾倒生活垃圾了。大家钓到的东西越来越少,河水也越来越清澈。

秋天到来的时候,猫先生终于钓到一条小小的鱼。小鱼很精神,拍打着尾巴,想挣脱钓钩。

猫先生轻轻地把小鱼取下来,端详(duānxiáng)了好一会儿,然后放归河里。

“明年这个时候,您一定会钓到很多很多的鱼!”大伙儿都这么说。

丽塔和鳄鱼去钓鱼呱唧獾和哼哼熊钓鱼老鼠妹妹的红睡袋珍藏一整个冬季的回忆

猫先生钓鱼

欢迎分享

微信扫一扫,订阅「kok体育官方网站」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无需密码 现在注册